羽毛球培训费几个月没退完 机构承诺两个月内退清

发布日期:2022-02-23 08:28   来源:未知   阅读:

  案例 你知道德国物流有多牛吗?。“培训公司的老板答应给我们退学费,但一直没有退清!”近日,家住光谷的张女士向极目新闻记者说起自己遇到的烦心事。2年前,张女士在光谷关山大道附近找了一家体育培训机构学习羽毛球。她多次与培训机构就开课问题进行交涉,去年11月2日达成了退部分学费的意见,但至今培训机构仍然没有把该退的学费退清。

  2019年11月,张女士想着打球可以健身,就在一家叫武汉宝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体育培训机构购买了2年5600元的羽毛球培训课程。

  “我3个月共上了7次课。”张女士说,她最后一次参加该公司的羽毛球培训是在2020年1月10日。之后由于疫情原因,该公司就中断了培训。“本想着疫情过后还可以继续上课,但该公司就再也没有组织我们上过课了。”

  张女士向极目新闻记者出示买课时与武汉宝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体育培训协议》,和盖有该公司公章的收据,收据上明确写着学习期限为2019年11月3日到2021年12月30日。

  与张女士有着同样经历的还有潘女士。潘女士说,她和张女士是同事,两人一起在武汉宝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购买了两年的羽毛球课程,“但疫情过后再也没说有课了。”

  去年11月,张女士和潘女士曾与该公司的负责人韦先生进行交涉,双方去年11月2日达成一致:韦先生按照课程原价的80%即4480元进行退款。今年1月,韦先生分两次共退了2000元学费,“剩下的2480元至今没有退清。”张女士说,她一直向韦先生催问退清具体时间,但韦先生并未给明确答复。

  极目新闻记者查询得知,武汉宝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2019年曾因借款合同纠纷和企业借贷纠纷,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为失信企业,自身风险为高风险。

  通过张女士提供的电话,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了韦先生,韦先生对张女士和潘女士的部分陈述表示否认。韦先生说,2020年5月他们公司就恢复羽毛球培训了,并且每周末都会组织学员培训。而张女士和潘女士一直未按时上课,“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愿意给她们退费。”

  得知韦先生的说法,潘女士向极目新闻记者出示了她与韦先生的微信聊天截图。截图显示,2021年8月29日,潘女士向韦先生询问羽毛球成人班是否于今年(2021年)恢复上课。韦先生回答的是“可以恢复”。潘女士说:“很显然,在此之前就是没有恢复我们羽毛球成人班的培训。”

  21日下午,张女士和潘女士来到了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武汉宝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并要求退清剩余学费。在此之前,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韦先生,希望他能到场一同协商解决此事,但韦先生以下午有课为由拒绝。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对张女士和潘女士的情况进行了询问和登记,并承诺尽力调解此事,60天之内给予答复。王女士和潘女士则表示,希望培训机构能够将余下的2480元尽快退清。

  事后,当着王女士和潘女士的面,极目新闻记者再次拨通了韦先生的电话,向其通告了事情发展的最新情况和当事人的诉求。在电话中,三人就前期开课问题和学费的退清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经记者调解,韦先生最终表示将在两个月内将两位女士的剩余学费退清。王女士和潘女士对此结果表示满意。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